军训所得

这是2012年第一篇博文,是兔年最后一篇博文。

16天的军训完了。这16天里,我所得到的是以后的十六年岁月都不能给予我的。其实具体是什么我从来没有总结过,虽然写了一个多星期的军训日记(后来的我都没写)。为了更加刻骨铭心,我决定尝试着做一下笔记。

军事化管理不会谈人道与自由。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结论。在队列里头,我感觉自己不再属于自己,而是属于整个集体。我从没有感受过更强的集体归属感。我唯一能做的是服从命令,我不能做的是没有被命令的事(当然,施予我们的管理强度相对来讲算是比较低的)。我崇尚人道与自由,但我不反对这样的管理方式。因为战争本来就是不人道的,本来就是与自由相悖的;在这个角度看来,如此的军事化管理是可以理解的,甚至是必须的。而我,很庆幸自己不是一名军人,这不是因为我对参军有偏见,只是人各有志,我这种视自由如生命,视人道如养料的闷骚实在不适合参军。

军事化管理有时候能改善人的性格。即使从哲学上探讨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在我看来,人的性格最初形成于先天,然后影响于幼年的经历,接着在成年后会不定期受到种种经历的改造。一般情况下,这三个过程的效力依次减小。但军事化的管理能使得末者的效力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。简单来说,军事化管理所给予人的意志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,因为在整个过程中,人很少有机会用真正属于自己的意志去思考。长期以来,便形成一种固化。这种效果的利弊见仁见智。但在这16天里我能感受到它的利。个人认为,军事化管理至少能克服懒散的性格。

人性的劣根之一是,认为隐蔽的不道德行为远不及暴露的不道德行为恶劣。很简单的例子是,站军姿时,教官命令要求不能乱动,但教官在与不在,区别是非常明显的。总有一些人认为教官看不见就没事。其实这是赤裸裸的价值观问题:道德是为了不被谴责还是为了正义的理想。

人性的劣根之二是,在熟悉的环境里会更容易展现本性,尽管是劣性,尽管是不被允许的行为。一开始,我们跟教官还陌生时,我们的表现都非常好(这使得教官认为我们是他所带过的最听话最优秀的方阵),于是教官对我们关爱有加(其实教官本来就很好人)。但是这样以后,我们方阵发生了很明显的转变,从一个严格服从命令的方阵变得士气低下、纪律散漫。这让我感到气愤,让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我必须归属的集体,而不是一个让我感到自豪的集体。

离别时双方谁更伤心?怎样的模式才最煽情?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。

领导具有很明显的带头作用。我注意到带头喊口号的同学声音越大,整体跟着喊的声音也更大。我注意到教官抠鼻孔会严重影响士气。

知识改变军人的命运非常明显。

枪是邪恶的。尤其在不合适的人的手里。但即使是合适的人的手里,也会出事。

祝刘教官和潘连长一路顺风、新年快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