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步的痛快

没有什么是跑三圈步解决得了的;没有什么是跑三圈步解决不了的。

性情平和,我总愿意用这个词形容自己。可是与此矛盾的是,我的情绪波动非常大,虽然大多数人看不出来。冤枉的是,这是一个我无法解决的问题,我无能为力的问题。没有谁知道为什么,除了我。我痛恨这种状况,但我还是欣然承受了这种状况。两年的时间,我虽然没有脱胎换骨,但是眼神早已不同。

于是,我今晚去跑了三圈步。

我依恋运动场的灯光,但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形容词能描述出这样一番景象,可能生活中任何一番景象都不是一个两个形容词所能描述的。在这里,没有谁认识我,没有谁是我认识的,我甚至可以闭着眼睛使命地跑,也不会有人在意甚至留意。我听得到均匀的脚步声,我看得到昏暗而安静的跑道,我感受到夏天晚上微弱的凉风,但我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,我游离在现实之外。跑到第二圈时我突然想到一句话,没有什么是跑三圈步解决不了的。

书与报刊开始成为一种累赘,音乐也开始枯燥无味,我不知道不远的将来会发生什么,我甚至不敢想象,也许,跑步成了最后一种救赎。我开始觉得自己很狼狈——当然,这不是第一次。

我真心希望这是真的,没有什么是跑三圈步解决不了的。

当然,跑完步以后,还没喘完气时,我又想起了另一句话,没有什么是跑三圈步解决得了的。

这就是狗血的生活,一会儿感性让你伤心理性让你看开,一会儿又是感性让你豁然理性让你继续纠结。

不管怎样,跑步总是痛快的,释放躯体得以解脱灵魂——哪怕是片刻。因为没有什么是永久的,快乐如此,痛苦亦如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