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在未来

前几天看到朋友发的一个演讲文字稿,来自 Kant,一个曾经在腾讯后来去了拼多多的产品经理。虽然是好几年前的演讲了,但演讲内容挺不错的,有几点让我受到启发或者深有同感。


别从竞争对手的功能出发。从竞争对手那里找需求,容易被他带到坑里。

以前在魅族做交互的时候,发现很多产品经理总是跟着竞品提需求。然后会发现,有些功能在竞品那边做得风生水起,而在我们这边无人问津。为什么呢?因为提需求的人不了解那个功能的本质。

竞争对手为什么做了 A 功能,而不做 B 功能?为什么做了 A 功能又下掉了,然后上了 C 功能?这些问题背后都有他们的考量。要注意,这是“他们”的考量,而这些考量不一定适用于“我们”。魅族作为一家手机厂商,跟常规的互联网厂商有质的不同,所以人家的功能移植过来,很容易会水土不服。

我认为,关注竞争对手的功能很有必要,但是必须要深入分析功能背后的逻辑,比如他们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?他们的长期目标是什么?这个功能受用户欢迎吗?……我们有机会嗅到一些对自己有益的信息,然后根据这些信息去衍生我们自己的功能设计。

当你真的想创业的时候,你不应刻意地去寻找一个需求,而是活在未来,发现缺失了什么。

我最近刚好在想,如果自己要做一个独立开发者,我应该做什么样的产品。
“活在未来”这一点着实启发了我。

我总是在思考现在的人需要什么,却没有想过三五年后的人需要什么,或者二十年后,有什么是人们离不开的。


骨架-肌肉-血液-皮毛

骨架是结构框架,肌肉是核心功能,血液是次要功能,皮毛是细节。

这个层级关系说得通,并且可以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微信的通讯录一直保留在第二个 Tab。但我还是觉得结构框架不应该先于核心功能,只有先思考了产品定位和产品的核心功能,才能把结构框架给确定下来。

《用户体验要素》这本书虽然我还没读过,但它的五要素理论我很赞同:战略层-范围层-结构层-框架层-表现层。

前轻后重

以前做交互设计的时候,铭记在心的一个原则是,把复杂留给自己、把简单留给用户。
所谓前轻后重,其实是同样的道理。

我之前注意到 iPhone 的抬腕显示很准确,然后尝试反推它的判断逻辑,发现跟初始位置、角度、速度都有关系。心想这个逻辑好复杂。后来偶然发现苹果的做法很有可能是利用机器学习的算法……用户在体验这个功能的时候是完全不用多想的,我抬起来要看手机了,它就亮了,但它的背后是工程师们的绞尽脑汁。


一个界面一个主题

如果说我做这几年交互设计有什么心得的话,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。

一个界面可能很复杂,但是必须要有它的主题和重点,并且只能有一个。所谓流畅的用户体验就是,在操作的过程中毋需多想,不带脑子也能操作顺利。毕竟确实很多用户是不带脑子玩手机的。

都说 Don’t Make Me Think,而要达到这样的目标,一个界面只能有一个 Primary Button。


Android Design 的问题

我曾经是“设计规范”的拥趸。我认为开发者需要遵循平台的规范,只有大家都这样做,用户才能得到处处一致的体验,否则,不同的应用使用不同的控件,用户很容易就懵逼了:这个 icon 竟然是分享的意思?

所以,在我刚出来工作的时候,我非常反感国内的应用在 Android 端也使用底部导航。“这些人都是果粉吧?”我会这样想。

我有个朋友则跟我很不一样,他坚定地认为底部导航是最佳实践,管什么规范不规范的。

我后来才明白过来,Android 的设计有很多问题,如 Kant 所说的,Android 的很多细节都是工程师思维的体现。而当你尝试遵循 Android 设计的时候,会发现你的业务数据和用户口碑会很差。估计 Google 的人也意识到了,所以这几年他们也在改进,虽然很慢很慢。

我们现在知道了,底部导航已经加入了 Material Design 的规范文档中。

设计规范不应该成为镣铐,它顶多只是个指南。我在魅族的后期工作就是负责公共规范的制定。我很担心任何一个规范会对设计师带来不必要的限制,所以新增一个规范的时候总是会考虑再三。如果有一个应用场景没被考虑到,那么将来某个设计师会很抓狂,如果用了公共控件会影响业务和用户,如果不用的话又过不了稿。

当然,针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不应该只是谨慎地制定规范,而是面对规范时的态度。

Apple Music 刚出来的时候,与系统内的其他 app 都不一样。据说苹果内部,也是很欢迎挑战 Guideline 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