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

听闻旧友退学

他的语气轻快,浑然异于常时,我对此感到欣慰,也许他生活过得顺利,心态已改善而不再纠于退学之念头。但我仍然不放心,爽谈几句便问,你之前的退学的计划现在还在吗?我是特意用“计划”二字替代“念头”的,以免被误觉有轻视之意,他回答道:“已经退了,回家前就办理完了。”我当然很惊讶,但想来也在情理之中,于是打趣道:“让我缓一下”。

我想起一年以前我俩在宿舍楼下的谈话,当时我极力劝阻他在高考前3个月退学。我一向不爱影响他人做决定,但我从来没有如此坚信过,我是对的,他不该在这个时候退学。他的原因很简单,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。我知道他心中有一个很大的梦想,而他不像空谈梦话的人,我也便不再追究他的梦想是否有可行性,因为我相信他在此方面足够理智。我试图说服他这是浮躁的表现,但失败了,当然,也许是我猜错了。但是我最大的理由在于,仅仅三个月不能让实现梦想的路程的短一些,与其急于求成,不如用3个月换来一张高中文凭,同时给自己足够的时间来考虑,后来我发现,他参加了高考,并且考上一所大学,选到自己喜欢的计算机专业。

几个月前的一次联系,他说起大一退学的计划,我依然感到非常吃惊,同时也很担心。而今天,我看到的已经是结果。

我对于大学退学始终处于中立态度,因为大学在某种意义上是可有可无的。大学是这样一趟寒冬里的列车,它负责将你送往下个车站,但并不能保证你下车以后的任何事情。如果在中途你要下车,不是不可以,但是你将到达不了那个车站,你将独自在寒冬中寻找温暖。可是大部分人还没有能力这样做。“我觉得我之前有点空中楼阁的味道,没有足够的资本,但却一直计划着一些过于远大的计划……”。这是他始终要明白的,现在不算太晚,因为大学不只是禁锢了你自由的列车,还是让你安心养精蓄锐的列车,逃离了它,那么饥饿与寒冷将成为非常明确的问题。

我跟他说,“真的,读不读大学无所谓,但我希望你能一周读一本书,这比任何一所大学都更有意义”。我在劝我的朋友做其实我做不到的事情。这的确很难,但我想,即使他能做到一半也似乎足够了。

我真的佩服他的勇气,但我更期待他的坚持与睿智。既然挑衅了命运,就不该听天由命。朋友,你要面对的有很多很多。

而我将继续乘坐这辆破旧的列车,然后等待所有未知。